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快訊 > 文博新聞 >

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揭曉

時間:2019-03-29來源:國家文物局網站 作者:未知
【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3月28日至29日,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會在京召開。入圍終評的20個項目經過一整天的演示彙報,3月29日上午,評委會通過評議和無記名投票,選出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中國文物報社和中國考古學會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廣東英德青塘遺址、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時代遺址、陝西延安蘆山峁新石器時代遺址、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溝口遺址、山西聞喜酒務頭商代墓地、陝西澄城劉家窪東周遺址、江蘇張家港黃泗浦遺址、河北張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重慶合川釣魚城範家堰南宋衙署遺址、遼甯莊河海域甲午沉艦遺址(經遠艦)水下考古調查等十個項目當選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在開幕式上致辭。他表示,近年來,在國家文物局的組織領導下,在全國考古工作者的大力支持下,中國文物報社和中國考古學會通力合作,使“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評價體系、規則程序日益規範完善,社會參與的渠道也更加廣泛多樣,“十大考古”已成爲文博行業社會認可度最高的文化品牌。“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既是一年來全國考古成果的縮影,是考古工作者向公衆彙報和分享成果的平台,也是在全媒體傳播時代讓更多公衆了解民族文化遺産的意義所在、嘗試考古成果與社會共享新模式的探索實踐。

宋新潮同時指出,國家文物局在堅持文物工作方針,有效保護古代遺址的前提下,組織實施了“考古中國”重大研究項目,有計劃、有重點地安排主動性考古工作,探究人類起源、農業起源、文明起源,梳理中華文明和統一多民族國家形成發展的脈絡,不斷加深對中華文明悠久曆史和寶貴價值的認識。此次評選活動,有不少參評項目就是“考古中國”的新成果,是考古學家長期堅持、不斷探尋的新進展,也有在國家重大建設工程中的重要發現。此外,還有一些是遭到盜掘破壞後的搶救性發掘,這種盜掘行爲是對國家曆史文化遺産的嚴重破壞。

 
類型豐富 意義重大

此次評出的“十大考古新發現”,既是2018年度全國考古發現中的傑出代表,也是當代中國考古學理念、技術和方法的集中展示。

從類型上看,既有傳統的聚落、城址、墓葬等類型,也有洞穴遺址、古河道遺址、衙署遺址、沉艦遺址等並不多見的類型。這些項目都在各自領域解決了重大的學術問題,實現了新突破。如廣東英德青塘遺址連續的地層與文化序列,揭示出環境變遷與文化演進的耦合關系,爲華南乃至東南亞舊-新石器過渡階段的學術研究提供了一把重要的標尺;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時代遺址讓人們認識到屈家嶺文化在長江中遊地區文明化進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陝西延安蘆山峁遺址爲認識龍山時代晉陝高原人群流動、社會變遷、中原與北方區域互動,乃至探索中國史前社會複雜化、文明起源和“早期國家”的形成提供了重要資料;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溝口遺址不僅爲西天山地區人群的生業方式從畜牧經濟向遊牧經濟轉變的研究提供了重要參考資料,而且其發現的迄今最早的用煤遺迹也爲學術界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研究資料;山西聞喜酒務頭商代墓地爲“匿”族青銅器找到了歸屬,也填補了晉南地區晚商遺存的空白;陝西澄城劉家窪東周遺址的發現使得芮國後期都城終得確認,也提供了周王室大臣采邑(地)向東周諸侯國發展演變的典型案例;江蘇張家港黃泗浦遺址是目前長江下遊港口型遺址的重要發現,爲中外文化交流、海陸交通路線及海岸線變遷等諸多課題的研究提供了新資料;河北張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是目前唯一經考古發掘的金代行宮遺址,很可能是金章宗夏捺缽的泰和宮;重慶合川釣魚城範家堰遺址爲研究我國宋代城市與衙署建築、古代園林及宋蒙(元)戰爭史等提供了珍貴的實物遺存;而“經遠艦”水下考古調查則是繼“致遠艦”之後我國水下考古工作獲得的又一重大成果,爲研究中國近代史、海軍發展史和世界海戰史等提供了彌足珍貴的實物資料。

 
媒體和社會關注熱度空前

此次終評會吸引媒體程度超過往年,許多媒體到場報道並抓住各種機會采訪評委和彙報人。終評會吸引了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光明日報等權威媒體記者到現場報道,更少不了一群新媒體人的身影。如國家文物局官方微信和微博、“文博中國”(中國文物報)微信、中國國家博物館官方微博、社科院考古所中國考古網、微信公衆號“挖啥呢”等新媒體都進行微博直播和微信推送。澎湃新聞還以“考古奧斯卡”爲專題,在終評會前後發表了一系列深度分析文章。

國家文物局官方微博“中國文博”3月11日在微博端內開設新話題“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並進行話題維護與傳播,各文博領域博主紛紛參與話題互動。截至3月29日,話題閱讀量超過2200萬,討論量達5000次以上。3月11日至24日陸續上傳入圍項目圖文介紹和視頻宣傳短片,視頻宣傳短片累計播放次數超過500萬,圖文介紹更收獲超過千萬閱讀量。發起微博問答進入微博熱門流,單條微博閱讀量近300萬。

微信公衆平台“文博中國”在終評會前開啓公衆微信投票活動,引發了入圍項目所在省份公衆的極大參與熱情,網友紛紛投票和留言。投票活動極大提高了公衆對“十大考古”活動的關注度,投票結果反映了公衆心中的2018年度“十大考古”,也激發了他們對家鄉悠久曆史文化的高度認同感和自豪感。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評選活動辦公室首次在快手視頻客戶端開設政務號,發布項目介紹視頻和終評會預告視頻;更在終評會和新聞發布會現場進行視頻直播。3月28日和29日的彙報會及新聞發布會直播,累計觀看人數達130多萬,累計點贊50余萬;項目視頻和預告視頻累計播放500余萬次,收獲點贊超12萬個。數百萬人由此關注了此次“十大考古”活動,充分感受到中國考古的最新成果,領略到中國考古人的風采。

本屆終評會評委是通過抽簽方式從專家庫中隨機抽取産生,柴曉明、陳洪海、董新林、方輝、高星、宮希成、郭偉民、霍巍、雷興山、李伯謙、李讓、劉慶柱、羅豐、孟華平、宋新潮、孫英民、王巍、徐光冀、闫亞林、于志勇、趙賓福(按姓名拼音排序) 等21位評委來自國家文物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河南省文物局、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北京大學、山東大學、吉林大學、西北大學、四川大學、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甯夏回族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博物館、中國文物報社等單位。(賈昌明)

 
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按年代早晚排序)
 
廣東英德青塘遺址

發掘單位 :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

項目負責人:劉鎖強

青塘遺址是華南新舊石器時代過渡階段的典型洞穴遺址,發現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連續的地層堆積,清理出墓葬、火塘等多個重要遺迹,出土古人類化石、石器、陶器、蚌器、角骨器、動物骨骼及植物遺存等各類文物標本一萬余件,建立起距今約2.5萬至1萬年連續的地層與文化序列。反映出晚更新世晚期以來現代人行爲複雜化發展的新階段以及社會複雜程度,系統再現了中國南方從狩獵采集社會向早期農業社會過渡的曆史進程。

 

黃門岩2號洞地點發掘區

 

墓葬遺迹與人骨化石

 
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時代遺址

發掘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項目負責人:彭小軍

城河遺址爲屈家嶺-石家河文化的重要城址,面積約70萬平方米。經過數次發掘,發現城垣、人工水系、大型建築、祭祀遺存等重要遺迹,從內部聚落形態的角度揭示了屈家嶺社會的發展。北城垣外側發現的王家塝墓地則是迄今發現的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屈家嶺文化墓地,填補了長江中遊地區缺乏史前大型墓發現的空白,對重新審視屈家嶺文化的社會結構提供了極其重要的資料。

 

城河遺址鳥瞰圖及王家塝位置(南-北)

 

M4出土器物組合

 
陝西延安蘆山峁新石器時代遺址

發掘單位: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西北大學文化遺産學院 延安市文物研究所

項目負責人:馬明志

在蘆山峁遺址核心區——“大山梁”的頂部,經鑽探確認了至少四座大型夯土台基,每座台基之上坐落著規劃有序的圍牆院落和建築群,相當于四座相對獨立而聯系密切的夯土台城和高等級院落遺址。初步判斷,蘆山峁遺址是以四座台城式建築群爲核心,周邊拱衛著大量普通居住地點和居址葬墓地的大型聚落,面積超過200萬平方米。對四座人工台城中面積最大的“大營盤梁”展開發掘工作,發現其頂部分布著三座院落,由北部一座大型院落和南部兩座小型院落構成“品”字形布局。

 

蘆山峁遺址大營盤梁台地上的三座院落俯視

 

出土陶質泥抹子

 
新疆尼勒克吉仁台溝口遺址

發掘單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 中國人民大學

項目負責人:阮秋榮

吉仁台溝口遺址是目前新疆伊犁河谷發現的年代最早、規模最大的以青銅時代爲主體的聚落遺址,由居址區和高台遺存共同構成。結合近400平方米的大型單體房屋建築和氣勢磅礴的石構高台遺存,初步推測這裏是伊犁河流域青銅時代晚期的中心之一。遺址發現了豐富的與青銅冶煉有關的遺物遺迹,是新疆史前唯一一處有明確冶金證據鏈的遺址。發現了迄今世界上最早使用燃煤的遺存,將人類對燃煤的使用曆史上推千余年。

 

大型房址F2(西-東)

 

與冶鑄活動有關的遺物

 
山西聞喜酒務頭商代墓地

發掘單位: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項目負責人:馬昇

經過考古勘探和科學發掘,在5500平方米墓地範圍內發現商代晚期墓葬12座、車馬坑6座以及灰坑5個,其中“甲”字形大墓5座,共出土銅、玉、陶、骨等各類材質的文物500余件(組),加上正在陸續追回的被盜文物,該墓地隨葬文物數量可能達數千件。根據墓葬形制與出土遺物判斷,該墓地應爲晚商高等級方國貴族墓地。從青銅器中兩種族氏銘文的差異性來看,此墓地應爲“匿”族墓地。該墓地的發現與發掘是商代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不僅爲“匿”族青銅器找到了歸屬,也填補了晉南地區晚商遺存的空白。

 

M1出土器物照(西-東)

 

族氏銘文

 
陝西澄城劉家窪東周遺址

發掘單位: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渭南市博物館 澄城縣文體廣電局

項目負責人:種建榮

調查確認遺址範圍約3平方千米,以自然沖溝和人工壕溝相連組成一個封閉的大型遺址區域。在遺址東區面積10余萬平方米城址內,采集到陶鬲、盆、罐、豆、三足甕等春秋陶器殘片。勘探發現有大量灰坑和板瓦等建材堆積,屬重要建築所在,應是高等級人群居住區。城址區外圍爲一般居址區和墓葬區。勘探發現墓葬共4處220余座,大墓和部分中型墓雖遭嚴重盜掘,但仍發掘清理出大量青銅器以及金器、玉器、鐵器、陶器和漆木器等珍貴文物。通過對出土遺迹、遺物綜合分析,推斷這裏是芮國後期的都城遺址及墓地,填補了芮國後期曆史的空白。

 

劉家窪墓地發掘現場

 

大墓M1出土棺環

 
江蘇張家港黃泗浦遺址

發掘單位:南京博物院 蘇州市考古研究所 張家港博物館

項目負責人:周潤墾

通過考古發掘,在遺址西區清理了南朝至唐宋時期的道路、灰坑、水井、水溝等遺迹,在遺址東區發現了唐代和宋代的河道、木橋、房址、水井、倉廒類等諸多遺迹,證實了黃泗浦遺址是長江下遊一處非常重要的港口集鎮遺址。其中對唐代和宋代河道的揭示,河道內大量的磚瓦瓷片堆積以及木橋遺迹,都說明了黃泗浦作爲港口曾有的繁華及在江南地區重要的曆史地位,是目前長江下遊港口型遺址中非常重要的發現。黃泗浦遺址諸多唐代時期遺迹的揭露和大量遺物的出土,也爲實證鑒真從黃泗浦東渡啓航提供了無可替代的考古學資料。

 

唐代大型院落(北-南)

 

明代橋墩內填的大量宋代銘文磚(南-北)

 
河北張家口太子城金代城址

發掘單位: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張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崇禮區文廣新局

項目負責人:黃信

太子城遺址經勘探與發掘確認爲一座平面呈長方形的城址,總面積約14萬平方米,現東、西、南三面城牆存有地基,牆外有護城河。出土遺物以各類泥質灰陶磚瓦、鸱吻、頻伽、鳳鳥、脊獸等建築構件爲主。太子城遺址是第一座經考古發掘的金代行宮遺址,是僅次于金代都城的重要城址,是近年來發掘面積最大的金代高等級城址。城址雙重城垣選址理念,主體建築呈軸線分布、前朝後寢的布局方式對金代捺缽制度、行宮的選址與營造研究有重要意義。

 

北區一、二、三號院落平面圖

 

印摩羯文“尚食局”款定瓷

 
重慶合川釣魚城範家堰南宋衙署遺址

發掘單位:重慶市文化遺産研究院

項目負責人:袁東山

範家堰遺址規模宏大、布局規整、軸線清晰、性質明確,是目前國內罕見的經過大規模考古發掘、保存極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遺址。範家堰南宋衙署遺址是釣魚城的政治軍事中心,符合中國傳統衙署建築規制的同時又具有鮮明的山地城池特色,爲研究我國宋代城址與衙署建築、古代園林及宋蒙(元)戰爭史提供了珍貴的實物遺存。遺址出土的鐵雷片口、底、身及鑄造痕迹完整清晰,爲上下合範法鑄造,經初步檢測爲白口鑄鐵,內填火藥,是世界中古史火器與冷兵器並用時代開創階段的珍貴見證。

 

遺址全景及周邊環境(俯視)

 

衙署辦公區圍牆、中軸線建築群及附屬建築

 (西北-東南)
 
遼甯莊河海域甲午沉艦遺址(經遠艦)水下考古調查

調查單位: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産保護中心 遼甯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大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項目負責人:周春水 馮雷

水下考古調查發現,艦體殘骸呈上下顛倒翻扣在海底,總體殘長80米,寬12米。現存大約3米高的生活艙室、2米高的甲板舷牆。本次調查提取鐵、木、銅、鉛、玻璃、陶瓷、皮革等材質各類遺物標本500余件,種類包括艦體結構、武器裝備、個人物品等。“經遠艦”調查是繼“致遠艦”之後,我國水下考古工作獲得的又一重大成果,也是目前唯一發現北洋海軍艦銘牌,其材質、工藝及安裝方法首次得以明確。同時,“經遠艦”是德國設計制造裝甲巡洋艦的最早案例之一,它的發現爲世界海軍艦艇史的研究提供了彌足珍貴的實物資料。此次水下考古調查摸清了整個沉艦的殘存情況、埋藏狀態、遺物分布等諸多信息。

 

殘存的鐵甲堡艦體外殼

 

“經”字銘牌、“逺”字銘牌

 

(全國十大考古評選活動辦公室)